第 9 部分阅读
作者:沧海遗墨 更新:2020-01-19

肖倾宇见他笃定的样子忍不住打击:“小侯爷就如此肯定是男胎?”

“绝对是!”方小侯爷信誓旦旦,“我有预感!”

无双公子懒得跟他辩论,接着低头看下去。

蓦地。

“小侯爷……”

“何事?”

“依依她为何也要来?”

“不是说了来探亲嘛!”

无双公子的神色很不自在:“探亲?”

方君乾皮笑肉不笑:“呵呵,当然是来探望你这青梅竹马了!难不成还来探望本侯?”

那一夜林依依的表白和肖倾宇的拒绝,方小侯爷可是亲耳听闻。因为两人有感情纠葛,以致方小侯爷对林妹妹没什么好感。

这可是破天荒第一遭呀!要知道我们的方小侯爷几乎对所有美丽女子都挺有好感的。

肖倾宇优雅地将信函搁在桌上,一言不发,但他的内心却隐隐有丝无奈和不安。

端起茶盏,远山眉微微一挑,茶盅里茶叶缠扭纠结成一团——就像这事儿,剪不断,理还乱……

在“鼓励商贸”政策的扶持下,经过一年的轻徭薄赋和休养生息,八方城的商业贸易就像雨后春笋般拔尖冒头,渠渠然有不可阻挡之势!

现在的八方城是名副其实的天下商贸第一都!

也是,先下诸国皆推行“重农抑商”,单单八方城独树一帜,提倡“农商皆本”,不以商贸为次贱,大大提升了商人的社会地位。

商人们只差为方小侯爷立个长生牌位供奉起来了,哪里还想要离开?

方君乾已完全掌控了大庆西北,成为手掌实权的一方诸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振臂一呼,随时都可以起兵造反踏平皇都!

而此时的方小侯爷,却在为一纸榜文而发愁。

方君乾,肖倾宇,戚无忧,贾目奇,李生虎,高酉……但凡有品衔的八方城官员,无论大小齐聚一堂。

他们中间陈铺着一张榜绢,白底黑字,字字惊雷!榜文右下角,赫然盖着方君乾一方帅印!

方小侯爷神情凝重,显而易见最近承担了无数压力:“诸位,《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已看过,如果本侯要在八方城推行此政,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是由方小侯爷以前提出的《士卒提拔晋升十二策》衍化完善而来,将公平机制从军队扩展到普通平民之间。

在贵族门阀当权朝政的今天,《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的横空出世宛若平地惊雷,骇得天下贵族一阵发懵……

可想而知,此政一出,推行者无疑首当其冲被打压攻击!一个失察,说不准就遗臭万年……

一位老成持重的文官力谏:“小侯爷,此政推行为之过早,若一意孤行,下官怕小侯爷会成为众矢之的。”

方君乾目光如电:“你们怎么看?”

属下一一垂下眼睛,不敢与其对视。

戚无忧眉头深皱:“政策甚好,无忧建议小侯爷过四五年后再缓缓推行……”

“的确,此政一出,八方城就真的成为各国权贵的眼中钉了。”

“是福是祸还难以预料,吾等还是不要去当那只出头鸟。”

……

讨论戛然而止。

一只雪白纤秀的手执笔提毫,饱蘸浓墨,就在方君乾的那方帅印下,签下了“肖倾宇”三个字。

众人静静地看着他。

一笔,一笔,再是一笔……笔锋惨烈,力透纸背。

肖倾宇的表情很平静,望着众官的眼神中温润里透着不可亵渎的庄重严肃。“有些事,总得要有人来做。”

方君乾,我信任你。

这万斤重担,这千古骂名,我同你一起分担。

不论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肖倾宇的名字都将永远陪伴方君乾……

这功过是非就由后世去评说。

看着无双公子无私庄肃的双眸,将官顿觉惭怍无地。

戚无忧感叹:“侯爷和公子心忧天下不计个人荣辱,令无忧好生惭愧。无忧不才,这骂名算我一份吧!”说完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也是。”

“豁出去了!”

将官们纷纷表态,忙不迭地签上自己的大名。

……

最后,八方城地官员全部都在榜文上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这就是享誉后世的“盛世联约”——这份《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缔结了倾乾盛世的人才基础!

从头到尾,方君乾和肖倾宇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他的抱负,理想,感激……

他的信任,理解,支持……

眼神交汇中,杂乱的画面都过眼成历史云烟……

两人无声凝望,相对无言。

此时无声胜有声……

'62'第六十一章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莫使金樽……”

张尽崖结结巴巴,看着面如沉水的白衣公子不由得汗流浃背。一直以来,张尽崖都很敬爱敬重他的公子,当然也很怕他……

肖倾宇很少动怒,但他只要把脸微微一沉,任何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更何况是涉世未深的张小朋友!

而张小朋友在无双公子出征匈野的几个月里,居然连一篇《将进酒》都没背下来,也难怪肖倾宇生气了。

肖倾宇面无表情地抽出一根藤鞭:“手心。”

不会吧!?张尽崖骇得差点晕过去……唔,不要打手心呀!!……

“公子?”可怜兮兮地讨饶。

无双公子不为所动:“莫让我说第二遍。”

于是方小侯爷一进门就差点与张尽崖撞了个满怀!

“小侯爷~~~~”张尽崖一把躲在他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瞅着方君乾地眼神简直称得上感激!

这就是所谓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无双公子清冷道:“肖某管教自家徒儿,还请小侯爷让开。”眼睛里分明写着:与你无关,少管闲事。

小侯爷哑然失笑:“倾宇也太过较真了,小孩子天性贪玩,背不出功课有什么打紧?”

看着现在的张小朋友就像看着当初顽皮任性的自己,方君乾就是忍不住想包庇。

“嗯嗯!”张尽崖把头点的如小鸡啄米!方小侯爷的形象在张尽崖眼中前所未有的高大起来……

肖倾宇的声音渗下丝丝冰冷:“玩归玩,这功课却是耽误不得……还请小侯爷快快让开,莫要耽误肖某宝贵时间!”

方小侯爷护住身后张尽崖:“倾宇有话好说嘛!何必动粗呢……”

肖倾宇不耐烦了:“让开。”

“不让!”

“给我让开!”

“就是不让……哈哈哈哈哈!”小侯爷忽然捧腹大笑!他语气暧昧,邪邪有点不怀好意:“倾宇,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莫不是典型的慈父严母?”

可别说,还真有点象……

肖倾宇手一颤,脸上阵红阵白……忽然将藤鞭往桌上重重一搁,催动轮椅就出了大门。那背影,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小侯爷一愣,旋即在他背后放声肆笑!

八方城将士都知道,方君乾方小侯爷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令人费解:方小侯爷很喜欢“调戏”公子……

他们还真不懂了:公子冷若冰霜不怒自威,平日里多看一眼都觉是对他的亵渎,小侯爷怎么敢怎么能对公子理所当然地说出此类话来?

这胆子,不是一般的大……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

光凭这点,想不服都不行。

于是众人惊叹:不愧是小侯爷呐!

庆历325年九月初九,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天刚蒙蒙亮,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的守城士兵就接到了一绢榜文,揉着惺忪的睡眼将榜文贴上公示栏后,士兵懒洋洋地打开了城门。

第一个路人出现了。随意朝公示栏扫了几眼立马驻了脚一动不动,仿佛一瞬间失了魂、落了魄。

忽然尖叫一声直扑公示栏,整个人都贴在了榜文上!昏昏欲睡的守卫被吓了个半死,顿时睡意全无:“你妈的瞎吼什么!!?”

守卫再也骂不下去了。他看见,那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伏在榜文上,抽噎哽泣,哭得老泪纵横!……

那绢白底黑字的公榜最上头,赫然誊写着九个大字——“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

人流渐渐多起来……八方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四面八方的民众纷纷涌向城门口,几乎是倾城而出。

公示栏下人头攒动。有人喜极而泣,有人愤声怒骂,有人揣测怀疑,而绝大部分人,却对着冉冉升起的红日感激跪下,山呼“侯爷万岁”!……

'63'第六十二章

《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一经八方城贴出,各国立马炸开了锅!

此举可是动摇国家根本的举措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不赶紧将它掐死在摇篮里,迟早要大祸临头!

远在皇都的嘉睿帝气得脸色发黄,怒斥“亡大庆者必为方君乾!”

方小侯爷华丽丽地无视他。

匈野新帝慕容厉在收拾完自家几个图谋造反的兄弟后得知此事,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

匈野王庭放言:“八方城实乃各国公敌!方君乾一日不除,天下一日不得安宁!”又叫嚣:“肖倾宇你杀我父汗,慕容厉与你不共戴天!”

无双公子闻言冷笑:“我等着。”

聊盟国主毅飞飒在狂澜之战中被方小侯爷一箭致死,聊盟太子毅飞哲继位。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戚无忧的悬赏金额从黄金万两提升至黄金十万两。

毅飞哲声称:“戚无忧乃我聊盟叛臣,欺君罔上,人神公诛!凡杀戚无忧者,即赏黄金十万,连升官位三级!”

方小侯爷忍不住打趣:“看不出戚军师如此值钱。今后八方城财政紧缺,只要把戚军师献上就可迎刃而解了!”

戚无忧只好苦笑。

各国权贵不断恐吓,威胁,施压……甚至禁止商人与八方城货物流通,以期达到孤立封锁的目的。

面对这种形势,方小侯爷的批示只有两个字:“顶住!”

肖倾宇日以继夜地处理政务,潜伏在各国的暗桩蠢蠢欲动,在民间大力宣传八方城的《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修整官道,加派士兵驻守,以保护来往商旅;八方城首届文武官员科举马上就要举办,无双公子亲自坐镇挑选天下英才……

不单是他,八方城所有官员都忙得晕头转向,每天加起来的睡眠时间不足两个时辰。

看着彼此脸上的黑眼圈,所有人欲哭无泪……

各国的封锁孤立抵不过民众的热情。得知八方城的《军民提拔晋升十二策》后,各国人才不远万里赶赴八方城。

官道被封?好,我翻山越岭走小路总行了吧。

官府不准?嗯,那就当我是失踪人口,这样他们总管不着了吧?

就如落叶归根,百川到海,任何人、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

一时间,天下英才齐集八方城!

寰宇在位时期,当真是文武盛宴绝世繁华。文相武将,安邦定国,俊杰高士,人才济济,开创了万世之太平!

此间不乏传颂千古的名臣名将,其中又以苍凌阁十八功臣尤为人所称道!令人惊奇的是,这十八个人竟有一大半是由无双公子肖倾宇提拔举荐的。

后世史官定论:无双公子慧眼识才,世所罕见。虽不良于行,却胸怀天下,心胸宽广无人能及。苍凌阁十八功臣其一手举荐十二。唯才是举,造福万民。此等功绩,伟哉,壮哉!

秋分,贾目奇准备娶妻。对方是八方城最大绸缎庄的商贾之女。那小姐某天在街上遭到几个小混混调戏,恰遇贾骑尉,三拳两脚将小混混打跑,轻松英雄救美。

这一来二去两人就对上了眼,结果方小侯爷亲自做媒,上门提亲,成就了一段良缘。

大婚将至,贾目奇春风满面,看谁谁顺眼,从早到晚笑得合不拢嘴,惹得众人纷纷白眼……

一天众人闲聊。

方小侯爷建议:“老贾呀,大婚当天本侯做你伴郎如何?”

贾目奇正要答应。

无双公子清清冷冷地开了口:“贾骑尉莫听他胡说,小侯爷不安好心。他年轻帅气,站在你身边岂不是喧宾夺主?到时怕众人都搞不清谁是新郎官了。”

贾目奇恍然大悟:对呀!这不是害我出丑!?果然没安好心!

无双公子抿唇微笑:“依肖某看,生虎做这个伴郎倒是恰当。”

李生虎拍着胸脯答应:“没问题!”

众人一愣。

哄堂大笑!

方小侯爷指着肖倾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倾宇呀……你,你实在是太坏了……哈哈哈哈哈!”

李生虎反应慢了一拍,不清楚大家为何发笑。

等等……小侯爷不能当伴郎是因为年轻俊俏,怕抢了老贾风头。那公子说我适合当伴郎,岂不是因为……

难道我长得比老贾丑,要我当陪衬!!??

李生虎顿时发出一声凄惨哀嚎:“公子~~~~!!”

肖倾宇终于忍俊不禁。他这一笑,柔了眼波,香了衣襟,倾了天下。

方小侯爷看失了神,只觉这笑入了骨,融了血,绕了魂。

从此再也忘不记,忘不了,忘不掉了……

戚无忧心道:被公子打击那是十分不爽,不过看公子打击别人就另当别论了!

老将泰岩倒是对方小侯爷的终身大事比较上心:“小侯爷今年十八了吧?不知何时成婚呀?”

方小侯爷睨着为老不尊的泰岩:“本侯暂无打算。”

众人的注意力立马从贾目奇身上转移到方小侯爷上。

“十八岁也不小了,快咯!”

“人家王室子孙十六岁就可以大婚了。”

“嘿嘿,不知小侯爷有无意中人呀?咱们到时一定去讨杯喜酒。”

方小侯爷眉一挑:“本侯会愁没女人下嫁?管好你们自己吧,都七老八十了还没成家,也不怕没人要。”

“咱倒是不怕,反正老大粗一个,家中多个婆娘反倒不自在。不过小侯爷你就不同了,这一成婚不知要惹碎多少芳心呀!”

“不知小侯爷中意哪类女子呢?”

泰岩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竖起耳朵!

“呵呵呵……”方小侯爷敛起笑容一本正经,“本侯的要求倒也不高。”

两手搭上肖倾宇双肩,在他耳边邪邪一笑:“只要和倾宇一样就行。”

半响无语。

李生虎崩溃抓狂:“这还不高!??”

戚无忧惋惜摇头;“看来小侯爷注定孤独终生了……”

贾目奇同情道:“小侯爷,您还是准备打一辈子光棍吧。”

方君乾不以为意:“找不到也没什么打紧,有倾宇就成了。”

只要有他陪伴着我就行了……这茫茫人海,滚滚红尘,偏偏与他相遇相知,便是上天安排的缘分。

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这人世还有什么可贪求呢?

'64'第六十三章

他说:“你是我知音。”

他说:“吾当与君携手共死。”

他说:“有你在我身边支持我,方君乾便无所畏惧。”

他说:“我们会这么一直下去的……”

他说:“倾宇……你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方君乾居然会爱上你……”

他说:“找不到也没什么打紧,有倾宇就成了。”

可是……

肖倾宇双手紧攥,目光哀伤。

方君乾,我不可能永远伴着你呀……

我的遗憾,我的感情,我一切的一切!……你根本不懂……

如果时光能就此静止,如果肖倾宇能永远留在八方城,那该多好……

方君乾,你可知……这段岁月,是肖倾宇一生中最幸福地时光……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八方城银装素裹,远远望去,宛如神话中的琼楼玉宇。

纯净,美丽,却又带着高处不胜寒的冷清凄凉。

初十,兰姨携五月大的小宝宝,和林依依一起来到了八方城。

主帅亲戚要来,岂有不迎之理?于是八方城官员几乎全体出动,跟着方小侯爷到驿站迎接。

肖倾宇轻裹白裘,朱砂绯艳,眉目如画,在漫天冰雪中竟如画中仙人——凭虚御风,遗世独坐。

身上忽然一阵温暖。原来方君乾将肩上的雪貂玄狐皮毛坎肩脱了下来,披在了他身上。

方小侯爷只淡淡说了一句话:“这样就不冷了。”

望着肖倾宇那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方君乾强忍心底悸动,若无其事地撇过头去。

马车缓缓而来。雪太大,车轮几次陷进雪洼,兰姨只好抱着宝宝,扶着依依下车步行。

方君乾快步上前,亲热地挽住兰姨,语气是亲人久别重逢的喜悦:“兰姨!”又转而向林依依彬彬有礼道,“林小姐,久违了。”

林依依衽裾为礼:“方小侯爷。”秋水明眸扫向一旁白裘清雅的肖倾宇,表情是求不得、放不下的哀怨复杂:“表哥,别来无恙?”

肖倾宇淡然点头:“我很好。你呢?”

林依依惨然一笑:“我也很好。”

方小侯爷打断两人对话:“兰姨!今年还有红包拿吧?快快拿来呀!”

兰姨宠溺道:“都多大的人了还讨压岁钱,羞也不羞!?”

“呵呵,未满二十的都可以拿。”

兰姨将怀中婴孩交与下人,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塞进方君乾掌中:“还剩两年唷,一满二十可再不许讨了。”

“是是是——”方小侯爷心满意足地收好红包。

兰姨林依依与八方城诸位一一见礼。兰姨说的最多的就是一句:“乾儿麻烦你们照顾了……”

八方城诸位连说不敢不敢。开玩笑,谁敢照顾他?!

大概在所有父母心中,孩子永远是孩子,永远长不大,永远要自己的呵护照顾。

“哎呀,这手怎得如此冰冷?”拉起无双公子笼在袖子里的右手,兰姨又是怜惜又是嗔怪。

猛地被一股温暖包围,肖倾宇第一个反应就是——抽手!

然而兰姨却紧紧将他的手合在掌心,令他一时无法挣脱。

那是一种温柔的,无法抗拒的力量……

如此熟悉,就像……方君乾身上的温暖……

'65'第六十四章

兰姨发话了:“好了,大家别在雪地里站着了,赶紧回屋吧!”

或许是缘分使然,打从第一眼见到肖倾宇,兰姨就喜欢上了这个清贵寂寞的白衣少年。

小小年纪就官拜大庆右相,其中酸涩艰辛一定无法想象。

只是个孩子呀!

真是苦了他了!

兰姨打心眼里疼惜肖倾宇,也一直想多帮帮他。

见她照顾肖倾宇,方小侯爷只差抱住兰姨亲上两口!

果然是知子莫若母呀!

回到城中,兰姨开始分发红包,凡是二十岁以下的每人一份。

方小侯爷分到一个,林依依分到一个,连张小朋友都沾了光,捧着大红包在院子里乐得直蹦跶!

肖倾宇看到张尽崖喜出望外的神情,心下不由歉然……

尽崖此刻不过七八岁,正是承欢膝下的年纪,却早早跟了他,奔波劳累,失去了太多童趣快乐。

自己从未顾及过尽崖的成长。这让一个孩子失去了许多生命中值得珍藏的宝贵回忆……

可是……连他自己都从未得到过的东西,又如何给别人呢?

无双公子喜怒不形于色,但心情却不能化妆。

过份早熟的智慧和历尽沧桑的心情,让他生命里的斑斓色彩黯淡成冰冷的灰色……

忽然——“你的!”一个红的发亮的红包塞入他的手掌。

肖倾宇怔怔盯着手中的红包,看着面前温柔微笑的兰姨,有点不知所措。

兰姨把他的手合上:“倾宇今年刚十八岁吧?刚才就想给你的,又怕你脸皮薄不肯收,所以兰姨私下给你。放心吧,他们不知道的!”

肖倾宇默默垂下头,掩饰眼里漾起的泪光。

兰姨理理他的鬓发:“钱不多,你又贵为大庆宰相,别嫌弃呀。”

方君乾无意撞见兰姨塞给无双红包的那一幕,待兰姨走后正想突然出现揶揄肖倾宇几句。

“倾宇呀……”倏地,方君乾仿佛被施了定身法般僵在了原地……

他看清他宛如对待稀世奇珍般注视着手中的压岁钱,小心翼翼叠好,纳入袖中。

肖倾宇眼中有水光,表情却是冷酷的。

方君乾太了解他,他感动的时候,眼里漾起泪光。

眼里有泪光的时候,他的样子反而会越冷、越酷、越执拗。

肖倾宇常用这种表情来掩饰内心的感动,反而让人觉得他那时特别冰冷无情。

“倾宇……”

一瞬间肖倾宇就恢复了常态。

仿佛刚才望天欲诉、对雪几泣的人与他无关。

“你怎么了?”

“没什么……”肖倾宇微微一笑,笑容中有说不出的孤伤彷徨,“只是有点……奇怪。因为是第一次收到红包……”

闻言,方小侯爷胸口泛起酸楚。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几次话到喉间又咽了下去。

无话可谈。

无话可说。

只能陪他一起在冰天雪地里沉默……

“方君乾……”肖倾宇双袖轻笼,似在温暖自己冰冷的身心。

他说出一句话——很平淡的话。却让方君乾喉头一阵哽咽。

他说:“我真羡慕你。”

'66'第六十五章

方小侯爷当初的预感应验了。兰姨产下的果然是男婴。

这让无双公子很是无语……

在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方君乾的运势还真不是一般的强。他仿佛被漫天诸神赐福过一样,总能化险为夷,遇难成祥。

方小侯爷正在逗弄怀中的弟弟。这种恶劣的癖好从小就有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大概是因为身为王爷膝下独子,没有兄弟姐妹。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难免孤独寂寞。如今兰姨生了一个弟弟,方小侯爷自然大喜过望,一腔爱意全倾注在弟弟身上。

自然这爱意表达的方式就是——逗,玩,耍,弄……

五个月大的婴孩,最是粉嫩可爱,肉嘟嘟,绵呼呼,胳膊一截一截肥嫩如莲藕。

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眉宇间隐隐有方小侯爷的影子。于是方小侯爷得意的宣称:“这孩子像我。”

帅帐内,无双公子恬静优雅地批阅奏章。、

他的批示就像他的人,清雅秀美,风静恬和,让人一见倾心如沐春风。

无双公子的犀利狂傲是藏在骨子里的——有傲骨,无傲气。

“倾宇!惨了惨了!我把弟弟惹哭了……这可如何是好?”方小侯爷风风火火地冲进帅帐。

原来小婴孩终于忍受不了方君乾的恶劣趣味,忍无可忍嚎啕大哭,不断在他怀里伸手蹬腿拳打脚踢,以期脱离魔爪。

方小侯爷不断哄逗怀中的弟弟,满头黑线几近崩溃!

他现在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无所不能的肖倾宇身上了!

倾宇什么都会,哄孩子也应该不在话下吧……方小侯爷自我安慰。

无双公子当头就浇了他一盆冷水:“我不知道。我从没抱过小孩。”连尽崖都是在六岁时被自己收留的,当时早已懂事的他自然用不着自己操心。

方小侯爷嘴角抽搐了一下,索性破罐子破摔:“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他慢慢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将弟弟抱到轮椅之畔。

令两人瞠目的是,小婴儿居然渐渐止住了哭声……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一个劲盯着肖倾宇看,呀呀笑着伸了手要无双公子抱。

小侯爷崇拜道:“你谦虚了……倾宇果然无所不能!”

看着面前不断扭动,纯洁无瑕的可爱婴儿,肖倾宇不敢伸手去触碰,悄悄划开了轮椅。

“倾宇,这孩子很喜欢你呢!快抱抱他!”

肖倾宇神色失落,眼眸寂寞。不是不想抱,不是不喜欢,只是……

“我身上杀气烈……对孩子……不好。”

方君乾似是看出了他的担心,笑了下道:“倾宇尽担心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再不抱他,他又要哭了!”

果然,小婴儿小嘴一撇,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方君乾将孩子举至肖倾宇手边,催促:“快呀!”

一向淡定清雅,智无遗虑的无双公子此刻居然患得患失手足无措,他犹犹豫豫问道:

“真的可以吗?我真的可以抱他?”

“可以,当然可以!快呀!”

终于,肖倾宇伸出手将婴孩揽在了自己怀里。

好小……好软……

吃惊于婴儿的柔嫩脆弱,肖倾宇都不敢用太大的力,生怕伤了怀中脆弱的小生命。

小婴儿闻着他袖袍间清绝的冷香,吸了吸鼻子,扯住肖倾宇衣袖朝小脸上蹭了蹭,咯咯笑了起来。

方君乾看着肖倾宇怀中乱动的小婴儿,情不自禁喃喃出声:“羡慕呀……”

“这孩子叫什么?”无双公子突然问道。

方小侯爷回过神:“哦,还未取名。兰姨要我帮弟弟取个名字,无奈本侯才疏学浅。幸亏有名震天下的无双公子在,这取名一事就劳烦倾宇了。”

肖倾宇淡淡道:“小侯爷倒是懂得物尽其用。不知小侯爷对令弟有何期望?”

“期望……”方君乾沉默下来,言辞深深,“本侯不盼他封侯拜相,也不盼他出人头地,只盼望他一生平安,能保卫自己心爱之人,白首偕老。”

“保卫心爱之人吗……”肖倾宇沉思片刻……保卫伊人……

“就叫‘卫伊’吧。叫他‘方卫伊’,如何?”

“方卫伊……”方君乾将这个名字在齿间细细咀嚼了几遍,一锤定音。“好,就叫方卫伊!”

“呵呵,卫伊呀,叫声哥哥来听听!”

方小侯爷故态复萌,又开始逗起肖倾宇怀中的弟弟来。

当戚军师与贾目奇掀帘进帐看见这一幕后,竟不约而同联想到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

慢着!!——自己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感觉?!

两人被雷在了当场!……

闭目,捂耳,不断进行自我催眠: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是幻觉这是幻觉……

'67'第六十六章

在八方城住了三个月后,林依依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表哥何时回京?”

肖倾宇柔和道:“依依可是想家了?”对林依依,肖倾宇总有种辜负她的歉疚,所以倾其所能地迁就宠爱,做到了一个兄长对妹妹所能做到的一切。

无双公子对林依依几乎有求必应——除了感情。

“表哥你先回答我嘛,究竟什么时候回京?”她气鼓鼓地跺着小蛮靴,嫩绿色的水纱裙如翠莲般绽放。

肖倾宇催动轮椅摇至窗前,推窗望去,小院里的积雪在暖阳地照射下融化消逝,地面抹上一层若有若无的绿意。暖风拂面,阳光普照,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微微一笑:“我还没有回京的打算。”

“什么?!”林依依大吃一惊,这怎么可以!“难道表哥要一辈子留在这个地方!?”

肖倾宇垂下头,语气是掩不住的疲惫:“京城里的尔虞我诈,我厌倦了。”如果能这样一直留在八方城,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依依……”肖倾宇唇角的微笑是林依依从未见过的迷离幸福,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离他好遥远……

“我还是第一次,有归属的感觉。”

“那我呢?”不,她不要这种感觉!为什么……明明近得触手可及,却感觉遥遥无期……

“那我呢?我该怎么办?”她面色苍白,颤声问他。

肖倾宇淡淡道:“有些事,是强求不得的。”

林依依惨笑。再度被这个男子拒绝了呀……

一句“强求不得”,毫不留情地把自己十多年的苦恋践踏于地!

肖倾宇,你够冷、够狠、够绝情!

或许,他与她,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咫尺天涯。

无双公子喜爱桃花。

他院里遍栽桃花树,喜欢在落英缤纷的时节抚琴奏箫,喜欢用桃花酿酒,酿制出的便是千金难购的酒中珍品“碧血桃花”。

甚至身上,都隐隐幽有冰寒的桃花冷香。方小侯爷经常觉得:倾宇前世定是桃花一片,红尘中将寂寞开满……

见他如此喜爱桃花,方小侯爷不禁想起一件奇事:“倾宇可曾听说?十八年前,也就是本侯出世的那一年,大概是八月初十吧,京城原本凋尽的桃花居然在一夜之间全部盛放,当真美不胜收!此事还被京城百姓传为奇谈了呢。”

十八年前,也是肖倾宇出生的那一年。

肖倾宇闻言一笑,低首抚琴,默不作声。

没有任何人知道,肖倾宇的生辰,正是八月初十。

旋律叮咚,铮铮淙淙。大漠黄沙,夕照孤烟,小桥流水,高山人家……大千世界尽从他指尖流出,鼓震于琴,荡漾于弦。

方君乾听得很入神。

小楼清寒,且幽。似乎聚集了所有的春寒料峭。

虽是料峭,但毕竟春天已至。

一曲完毕。方小侯爷看着院里桃树上青红点点的花苞,忽然感慨一声:“春天到了呢……”

无双公子朱砂幽柔,清雅如画:“不知今年的桃花会开得何等娇艳……”

方君乾压低声音:“本侯带倾宇去企国花都看桃花如何?”

企国乃没落小国,位于八方城东面,素有“天下花都”之称,桃花乃其国花,当地民众漫山遍野栽植桃树。

三月一至,桃花盛开,飞红满天,倾国倾城。

肖倾宇轻抿一口雨前龙井,淡淡搁下茶盏:“小侯爷真是好兴致呢……各地奏折都批完了?”

方小侯爷理所当然:“不是还有戚军师嘛,当然是能者多劳了。”

大概戚无忧听了这话后会吐血而亡。

无双公子听了好笑:“这话可不能在戚军师面前提及,不然戚军师又要在肖某耳边大吐苦水了。”

方小侯爷邪气道:“要本侯闭嘴倒也不难,只要倾宇答应企国一行,本侯保证三缄其口,让倾宇耳根清净。”

肖倾宇把玩着掌心金线:“何时出发?”

“待到桃花烂漫时,你我一起去。如何?”

肖倾宇清雅一笑,他的笑容有种轻而易举就能倾覆天下的魅力:“说好了。”

方君乾重重点头:“嗯,说好了。”

春寒料峭的小院,两人约定一起去看桃花盛开。

在两人看不到的死角里,林依依仿佛被抽去了全身力气,沿着柱子软软跪地……

从没见过肖倾宇对谁露出过这种笑容。

两人还相约去看桃花?……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68'第六十七章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企国花都落下百里胭脂云。

在百花的传说中,以农历中的十二个月令的代表花,与司十二月令花神的传说最令人神往。

桃花盛开的农历三月,一般又称为桃月。

桃花的花神最早相传是春秋时代楚国息侯的夫人,息侯在一场政变中,被楚文王所灭。楚文王贪图息夫人的美色意欲强娶,息夫人不肯,乘机偷出宫去找息侯,息侯自杀,息夫人也随之殉情。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三月,楚人感念息夫人的坚贞,就立祠祭拜,也称她为桃花神。

而今天,正是企国一年一度祭祀桃花神息夫人的盛会。

企水河边,少男少女互赠桃枝,言笑晏晏,虔诚拜祭息夫人,祈求桃花神赐予自己一段美好姻缘。

几十个美丽女子围成一圈载歌载舞,企国歌曲带着吴侬腔调特有的绵软甜腻,妩媚容颜与枝头的俏丽桃花相映成趣。

“真热闹呀——”

男子的声音宛如磁石般魅惑人心,人们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去。

这一看,便丢了魂……

人群奇异的静了下来。

桃花盛开,明媚犹如画中仙境。

在这如梦似幻的仙境里,两个男子缓缓而来。

清风拂过,带起一大片落英缤纷,也轻轻吹起温雅公子的白衣与英挺王侯的红巾……

白衣公子摊开手,落英飘飘然落入他的掌心。优雅拈花,少年眉间朱砂敛尽红尘繁华:“今年桃花似开得格外明媚。”

少年王侯轻轻拂落他青丝间的绯艳花瓣:“大概是知道倾宇要来,这漫山桃花才迫不及待粲然盛放……看来这花儿也有争艳之心呀。”

四周落针可闻。人群似在一瞬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呆呆看着两人由远及近,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原来震撼至极处,脑子里便是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剩一片空白。

直到两人走过,众人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

不知刚才是梦耶?是幻耶?

心中惊奇:莫不是今年桃花开得格外娇艳,连天上神仙都来下凡赏花?

企水的桃花,远观气势磅礴,如火如荼;近赏仿佛吹口气就能化成水,娇嫩似少女初妆。

桃花树下人群熙攘,笑语喧嚣,衬着桃花纷飞,更是热闹如潮。

方君乾情不自禁道:“桃花真是喜爱热闹的花呀!”

闻言,轮椅中的肖倾宇淡漠对他说:“其实,桃花是很寂寞的花……”

桃花,只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

只是当时的方君乾,没有理解他话中的涵义……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将攀折下来的桃枝赠与心仪之人,少女含羞带怯,欲拒还休。

少年强自坚持。

最终,女子嫣红了脸,羞答答地接过少年递来的桃枝。

肖倾宇背对着他们,可方小侯爷却把这幕看得清清楚楚。

邪气一笑:“倾宇等我片刻!”

肖倾宇一脸莫名,目送他走至企水河边最高的一株桃树下。

那是一株百年桃树,高达十米,树干粗壮需三人合抱。在企国人心中,这株桃树是桃花神在人间的化身。

在人们的惊呼声中,方君乾人如翩鸿掠上树干!

他在桃花里朝他微微一笑,魅力飞扬,倾倒大片怀春少女。

伸手折下最顶端的那枝桃花,飞掠下树。

——乱红飞纵,红巾飘荡,他手捻桃枝,在落英中笑得如许英魅张扬。

然后,他快步走到他身边,将手中桃枝递于他面前。

粉嫩的花瓣在一片春风摇曳的盛开着,明媚的如同少女流转的眼波,娇俏又艳丽。

他说:“送你。”

肖倾宇一愕,眼波深沉如海。迟疑须臾,肖倾宇缓缓从袖中伸出手,接过了他手中的那枝桃花。

绯巾,云裳,素手,桃花。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成无法复制的经典……

明明有悖伦理,明明不容于世,明明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偏偏周围安静得鸦雀无声。

人们只看见,那个颈围红巾的英挺少年将最高处的桃枝摘折下来,送与了轮椅上白衣无瑕的清贵少年。

而那个少年……接受了。

其实一切就这么简单。

直到年华老去,那些人还清晰地记得当年的一幕——落红满天中,两个绝世少年的桃枝为约……

方君乾放声肆笑。

笑声里是骗到肖倾宇的得意:“倾宇上当啦!企国当地风俗,在祭祀桃花神的节日里,折下桃花树最顶端的桃枝送与心仪之人,对方若是接受,则算互定终生。此生相守,不离不弃。”

生怕肖倾宇恼羞成怒,方小侯爷笑着逃远!“既然倾宇收下了此花,那从此就是本侯的人了!”

远远传来方君乾笃定的誓言:“桃枝为约,苍天为证!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69'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企国花都落下百里胭脂云。

在百花的传说中,以农历中的十二个月令的代表花,与司十二月令花神的传说最令人神往。

桃花盛开的农历三月,一般又称为桃月。

桃花的花神最早相传是春秋时代楚国息侯的夫人,息侯在一场政变中,被楚文王所灭。楚文王贪图息夫人的美色意欲强娶,息夫人不肯,乘机偷出宫去找息侯,息侯自杀,息夫人也随之殉情。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三月,楚人感念息夫人的坚贞,就立祠祭拜,也称她为桃花神。

而今天,正是企国一年一度祭祀桃花神息夫人的盛会。

企水河边,少男少女互赠桃枝,言笑晏晏,虔诚拜祭息夫人,祈求桃花神赐予自己一段美好姻缘。

几十个美丽女子围成一圈载歌载舞,企国歌曲带着吴侬腔调特有的绵软甜腻,妩媚容颜与枝头的俏丽桃花相映成趣。

“真热闹呀——”

男子的声音宛如磁石般魅惑人心,人们不由自主地回头望去。

这一看,便丢了魂……

人群奇异的静了下来。

桃花盛开,明媚犹如画中仙境。

在这如梦似幻的仙境里,两个男子缓缓而来。

清风拂过,带起一大片落英缤纷,也轻轻吹起温雅公子的白衣与英挺王侯的红巾……

白衣公子摊开手,落英飘飘然落入他的掌心。优雅拈花,少年眉间朱砂敛尽红尘繁华:“今年桃花似开得格外明媚。”

少年王侯轻轻拂落他青丝间的绯艳花瓣:“大概是知道倾宇要来,这漫山桃花才迫不及待粲然盛放……看来这花儿也有争艳之心呀。”

四周落针可闻。人群似在一瞬间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只呆呆看着两人由远及近,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原来震撼至极处,脑子里便是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只剩一片空白。

直到两人走过,众人才回过神来面面相觑。

不知刚才是梦耶?是幻耶?

心中惊奇:莫不是今年桃花开得格外娇艳,连天上神仙都来下凡赏花?

企水的桃花,远观气势磅礴,如火如荼;近赏仿佛吹口气就能化成水,娇嫩似少女初妆。

桃花树下人群熙攘,笑语喧嚣,衬着桃花纷飞,更是热闹如潮。

方君乾情不自禁道:“桃花真是喜爱热闹的花呀!”

闻言,轮椅中的肖倾宇淡漠对他说:“其实,桃花是很寂寞的花……”

桃花,只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

只是当时的方君乾,没有理解他话中的涵义……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将攀折下来的桃枝赠与心仪之人,少女含羞带怯,欲拒还休。

少年强自坚持。

最终,女子嫣红了脸,羞答答地接过少年递来的桃枝。

肖倾宇背对着他们,可方小侯爷却把这幕看得清清楚楚。

邪气一笑:“倾宇等我片刻!”

肖倾宇一脸莫名,目送他走至企水河边最高的一株桃树下。

那是一株百年桃树,高达十米,树干粗壮需三人合抱。 (精彩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