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
作者:沧海遗墨 更新:2020-01-17

霎那间,戚无忧不知该说些什么。

戚无忧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就有不容折辱的高贵气质。

他们能在最窘迫的环境里保持自己的气度和风韵,哪怕死亡都不能将其剥夺。

眼前的肖倾宇无疑是其中的一个。

肖倾宇发现他的到来,优雅地搁下笔:“戚军师,你来了。”

戚无忧动了动嘴唇:“公子……”

肖倾宇一笑,牵动肺腑!雪白的衣襟上开出朵朵红梅,令人触目惊心。

“公子!!”戚无忧大惊失色。

“无碍。”肖倾宇只是静静地一挥手。

戚无忧对著肖倾宇苍白面容怔了半天,哀伤地道:“公子,无忧问了御医,碧落黄泉无药可解,只会让你毒入五脏六腑越来越痛。公子你何苦?”

他跟肖倾宇,都是名满天下的智者。他们都会选择最快最好最有效的办法来解决一切——包括,死亡!!

可,生不如死地活着……

他不懂,

聪明如肖倾宇,怎会做如此选择?!

肖倾宇怔了怔,如画的眉宇间是复杂的感情。

他知道,速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是……肖倾宇长睫微垂——死了,就永远看不到他了。

“是为了陛下吗?”戚无忧红着眼圈盯住肖倾宇,“公子,你还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

“能熬一天是一天。”肖倾宇闭上眼,语调平缓,“无忧,我对不起你们。”

戚无忧扑通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公子没有对不起大倾,是大倾对不起公子!——”

这个绝世男子,本应是天下之主……

沉默片刻。

肖倾宇微微摇了下头:“无忧,我求你件事。”

戚无忧咬着牙:“只要无忧力所能及,但凭公子驱使!”

久久都听不到肖倾宇出声。

戚无忧略一迟疑,问道:“公子?”

肖倾宇终是自恍惚醒觉。

半响,他从怀中掏出那条红色的长巾。

绯丽红巾已陈旧褪色,上面干涸了的血迹。方君乾曾带着它出生入死,他说要把红巾送予自己唯一认定、要与之携手老去之人。

然后,他把这条红巾,送予了肖倾宇。

弱水三千,我只饮一瓢。

从此以后,方君乾再也没有带过红色长巾。

因为认定了,

他是唯一。

即使人世间有百媚千红,

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肖倾宇冰冷白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这条红巾。

深情的、隽永的,

伸手,一遍又一遍抚摸着红色长巾。

唯一的,

红色长巾。

“我走后,化骨成灰,跟这条红巾放一起,长眠袖手崖桃花树下……”

“那陛下呢?”戚无忧脱口而出,他很怀疑肖倾宇一旦离去,方君乾马上就会跟着他去。

其实不单他怀疑,所有人都有这种想法。

肖倾宇沉默了片刻。之后,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瓶。

声音飘渺的仿佛从天际传来。

“这瓶药叫‘过客’,能抹去一个人记忆深处最爱之人。我走后,你就让他把药服下……”

戚无忧的手在颤抖……

“大倾不能没有他。国家根基未稳,国主一死,天下必将大乱。

“这样我死也难安。

“待他服下药后,把我的所有痕迹从史书中抹去。

“就让他……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肖倾宇轻轻地说出这句话,轻到让戚无忧以为随时会断掉,肖倾宇随时会扔掉手中的药瓶告诉自己他不再克制、不再忍耐,但肖倾宇手中的药瓶由始至终都握得很牢。

不知道该高兴自己结交这么一个睿智冷静的朋友,还是该痛心自己的好友能如此冷静得对待感情。

冷静,

这两个字此刻让戚无忧觉得格外冰冷、残酷,

正应了另外两个字,

无情。

戚无忧不语,举袖慢慢拭干泪水,好一阵才理顺呼吸。接过药瓶,嘴唇颤抖著想说点什麼,可肖倾宇只是静静地一挥手,宣告谈话结束。

目送戚无忧离开后,肖倾宇顿时像被抽去了浑身气力,慢慢瘫软在榻上。

从此以后,他便是他生命中的过客……

他今后的那个世界里,不再有他的存在……

待他走后,方君乾自会回靡丽红尘君临天下,妻妾成群子孙无数,然后福寿双至,寿终正寝。

也许这样,

最好……

理齐衣冠仪容,戚无忧踏出小楼大门,院中落雪纷纷。满地的积雪,在他履下悉索细响。

方君乾笔挺地伫立树底阴影裏,厚厚的雪积了一肩膀。

他也没有伸手拂落,只看著戚无忧缓步走来,两人同时脚步一顿。随即擦身而过。

'199'第一百九十五章

肖倾宇慢慢张开了双眼,一眨不眨地望住身旁。

方君乾安静地坐著,阖著眼,微垂著头,神情很平和,仿佛只是在闭目养神。

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

心脏随著火光一明一暗而颤抖、悸动、痉挛……难受得想要将这痛楚的根源彻底挖出来,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肖倾宇就一直看着他:

“方君乾……”

“怎么?”

“……没事。”

方君乾微微一笑,捧起佛经。

不说能懂的吧?你

是你的话。

不说我袖手江山倾覆天下只为与你相拥;不说你抛却一生千里相送同我生死与共;不说我们桃枝为约红巾定情红线结发碧落黄泉……

不说,就因为时间不够,才不说。

有足够的时间你可会细细聆听?怎么不知道你每次想说什么想问什么。

倾宇,相爱如你我,即使不说,彼此也懂。

毒发至今,肖倾宇便一直徘徊在昏睡和清醒之间。容颜一天天清减,精神却始终不错。

越近临终,肖倾宇睡的时间也越短暂,大多数时候就是挥毫篆书,为大倾呕心沥血撰写《定国五册》。

然而,有时方君乾梦中苏醒,总觉察一双明亮深情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自己的轮廓……

那里,仿佛有他永远都看不够的东西。

写完最后一笔,肖倾宇搁笔,轻揉著眉心。

终于,完成了……

他竭尽心智编撰的《定国五册》。

有它,方君乾足以在二十年之内统一四国,并保大倾基业五百年!

“公子!”张尽崖忙上前扶住他,泪流满面。

肖倾宇平息了一下胸口钝痛,笑容依旧云淡风轻:“傻徒儿,哭什么?”

“公子、公子……”张尽崖愈加泣不成声!“我不懂……”

感受着徒儿的迷茫、痛苦、挣扎。肖倾宇身子一僵,秀气十指轻轻碰上张尽崖犹带稚气的脸,温和地替他揩去泪水:

“还好,

“还不知道情爱是什么。

“等你知道了,

“就痛苦了……”

无双公子肖倾宇留给方君乾的,除了《定国五册》,还有他多年在各国布下的暗桩名单、情报系统以及忠诚骁勇的八十四云骑。

十六年以后,方君乾平定四国,统一天下,改年号为倾乾,论功行赏,大赦八方。

奇怪的是,在功臣席的最顶端,空着一个席位。其上,只寂寂安放着一张华贵轮椅……

对这个安排,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

没有肖倾宇,就没有后世的寰宇大帝。

五百年后,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大倾一场盛世染尽风霜,终于走到了尽头。

北方游牧民族一路攻城略池,杀入皇宫,结束了大倾五百年繁华。

当草原大汗从宫中搜出《定国五册》仔细翻阅后,感慨万千。

他说,此人智谋,深不可测,若与本汗生于同一朝代,哪还有本汗立足之地。

有资格与这绝世男子并肩看天地浩大的,

大概,也只有那一代圣君寰宇帝了……

'200'第一百九十六章

正月的最后一天,京城大雪纷飞,地上足足积了一尺多厚。

放眼望去,白色铺满天地,那些肮脏的美好的统统银装素裹,被修饰的圣洁高贵。

自肖倾宇中毒已过一月。小楼,曾经墨香盈袖的地方,如今只余满室药香。

肖倾宇静躺在床上,脸颊被阳光笼上层若有若无的淡红色泽,眉间一点朱砂敛尽绝代风华。

他今天精神出奇得好。

可所有人的面容都殊无喜色。

谁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肖倾宇睁开双眼:“外面可是在下雪?”

方君乾温声慢道:“是,下的很大。在夕阳照耀下,泛着橘红色。”

肖倾宇望向方君乾,眼底有抹温柔和期待:“方君乾,可愿陪我去袖手崖看桃花。”

天寒地冻,哪来的桃花?

方君乾愕然,看着沉浸在夕阳余晖中的人。

这,也许是肖倾宇最后一次向他要求什么……

“好……”

他抱住肖倾宇,阖目,锁住了自己即将溢出眼眶的湿润。

突然一把扯过挂在旁边的貂裘披风,将肖倾宇裹的严实,打横抱起向外走。

带着病弱的肖倾宇去冰天雪地的袖手崖,无疑对他有害无益。可这是方君乾爱人的方式,即使明知后果,即使天怒人怨,他也要实现所爱之人的最后心愿!

方君乾抱着肖倾宇直奔马厩,沿路碰人不知凡几,可无一人敢逆此刻寰宇帝的意愿,眼睁睁看着他在皇宫纵马,带着重病的肖倾宇,飞驰而去。

方君乾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袖手崖的,只记得沿路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白的刺眼,白的心悸。

肖倾宇躺在他怀里,皮肤苍白如瓷,荏苒不胜衣。

方君乾的身体,还有温度,他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男人有力的心跳。

一点点地加重了双臂的力量,紧紧地,抱住方君乾。

他还是想再多看一眼。

就再,多看一眼……

等心跳、呼吸都停止,那才是真正的永远。

等他走后,方君乾睁开眼睛后的那个世界里,不再有他的存在。

袖手崖顶,积雪没膝。崖上孤零零矗立着一株百年桃树。在这寒冬时节,花落叶尽,瑟瑟凋零。

方君乾坐在崖顶,头深埋在肖倾宇黑发间,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们到袖手崖了。”

肖倾宇右手握起男人手掌,十指紧扣。他虚弱地在他怀里说话,愈来愈低。

“方君乾,我想睡一觉……”

天亮之后,忘了我……

方君乾凝视许久,轻轻把男人搂紧:“睡吧,我就在这儿。”

怀中之人倦淡了眉目,神色平静,嘴角似乎还带了些微笑意。

轻轻道:“方君乾,我爱你……”

白衣男子在临终前吐出至死不渝的情话,回应了方君乾一生一世的感情。

倾宇……我知道的。

看着怀中的他,

就这样,

静静的,

静静的……

直至,

呼出最后一口气。

方君乾顿觉心头一空。

难以言喻的寥落悲伤涌上喉头。

手指轻轻扯了他半幅的袖角,没有回应。

这一次,是真正不会有任何回应了。

“倾宇……”

肖倾宇右手无力垂落……

所有的言语都梗在了喉头!

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与子成说,生死契阔。

他轻轻抱过肖倾宇,轻吻了一下男人眉间的朱砂。

他吻得出奇地慢,想把光阴停滞在此刻。

那最后一声倾宇,你可有听到?

漫天风雪中,那株桃树竟在肖倾宇离开人世的那一刹那——

长枝、冒芽、抽苞、开花。

有如一株孤峭峻逸的寒梅。

在狂风飞雪之中。

在断崖绝壁之上。

迎霜怒放。

花色绯丽,香气袭人,只是那风雪中摇曳的姿态却是说不出的寂寞。

方君乾似乎又听到那人淡漠的话语。

“其实,桃花是很寂寞的花……”

方君乾替他拂去衣上雪花。

蹭着男人余温犹存的清雅面庞,“倾宇你看,桃花开了……很美——”耳边听到的,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气息。

滚烫咸涩的液体终究违背了主人的意志,挣扎着涌出紧闭的眼皮,无声滚落。

桃花之所以寂寞,是因为它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

方君乾遇见肖倾宇,便注定他一世寂寞。

'201'第一百九十七章

肖倾宇走后,按照他的遗愿,化骨成灰,与方君乾的红巾长埋桃花树下。

没有人知道,无双公子的陵寝中,多了一柄碧落剑。

寰宇帝方君乾的随身宝剑。

碧落剑伴着肖倾宇,长眠地下。

而肖倾宇的黄泉剑,则陪在了方君乾的身边,随他征战沙场,统一四海,君临天下。

方君乾看着手中的小瓷瓶。里面便是能让人忘记最爱之人的秘药“过客”。

一直以来,方君乾就比谁都更清楚自己深爱的男人究竟有多隐忍无情。

他要自己忘了他——

方君乾自嘲一笑。

怎么忘得记,忘得掉,忘得了!?

戚无忧立在堂下默不作声。

良久,戚无忧听见皇位上寰宇帝缓缓开口,声音低沉的近乎喃喃自语。

“你放不下大倾,我替你守护。

“等我统一天下后,再来陪你。

“可好?”

戚无忧知道,

从此刻起。

举世上、天下间。

再也无人能够击垮方君乾。

再也无人能够进到他的心里。

时光飞逝。

十六年岁月转瞬而过。

一生的金戈铁马之后,

寰宇帝方君乾终于一统天下。

那个男子,是以透支生命的方式践行着他对无双的承诺。

天历元年,改年号“倾乾”。

五月初五,寰宇帝寿辰。大摆筵席,广赦四方。

大倾丞相戚无忧看向身边的空当轮椅,心情复杂。

那个人,

即使人已经不在了,还在冥冥之中操纵着天下大势……

斟了一杯酒,戚无忧祭洒于地,溢出一声呼唤。

公子。

宴会高潮时,自从肖倾宇去世后便游历天下行踪不定的张尽崖怀抱琵琶出现了。

然后,

一曲《倾尽天下》。

寰宇大帝泪如雨下!

生辰宴结束后,方君乾下诏让位予天琪王爷方卫伊,天下哗然。

第二日,寰宇帝行踪渺然不知去向。

“戚丞相,您知道皇兄去哪了吗?”年近二十的新帝方卫伊恭声询问戚无忧。眼波一转看见一旁怀抱琵琶的张尽崖,忽然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你是……”

张尽崖目不转睛盯着他,莞尔一笑:“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方卫伊一怔,猛地抬头!

“你是师兄!?”

张尽崖笑而不答,只抬手轻轻拨弄怀中琵琶:“陛下此时,应该在袖手崖吧。”

'202'第一百九十八章

袖手崖。

桃花树。

自肖倾宇逝去那刻桃花凌霜怒放后,桃花树仿佛在一夜之间被抽去了精魂,渐渐枯萎、僵死。

方君乾抚摸着枯死的树干。

十七年前,他在袖手崖上朝自己伸出手,要自己和他一起走,从此两人不问世事,隐退江湖。

自己没有答应。

那时,他的手离自己的,

只有半尺之遥。

待自己伸出手回应的时候,

已是生死无话……

方君乾手中绕着一绺发。发上系着红绳三匝。

那是肖倾宇去世后他留下的他的一绺发。

当初两人红线结发的约定,如今,终于可以兑现了。

方君乾静静立在树下。

崖下的云海涛生涛灭,

而崖上风声萧萧。

轻轻将那绺发抛下崖底。

看轻柔的黑发在风中如蝶翼般盘旋打转,渐渐消失在云海中。

方君乾疾挥手,黄泉剑乍然出鞘,寒光一闪,狠戾而决绝地划破颈部──

艳如桃花的碧血,瞬间溅染树干。

碧落黄泉,生死相随……

纷扰红尘只剩下这首乱世之歌,繁华落尽等你来相和。

你看这春风过尽了,桃花也落尽了。

我还唱着这断续的歌。

倾宇,你可听见这最后的歌……

僵死桃树经过精血浸润,竟奇迹般重焕生机。

枝长,叶展,花开。

花飞满天,落英缤纷。

韶音若逝,淹没前尘。

桃花依然像那年一样落下来,绕着他打转。

他抬头看枝头飘零的花雨,

缓缓的,温柔的,阖上了眼睛。

岁月在那一刻静安……

等张尽崖一行人赶到袖手崖,那个英挺男子已静静安睡在了桃花树下,

手中握着那把黄泉。

绯红花瓣飘飘洒洒落在桃树下男子的青丝间、衣襟上。

落寞,凄艳。

一道细细的血线从方君乾颈喉蜿蜒而下,染就了这乱世桃花……

天下昌盛升平的宇历十七年,寰宇帝方君乾用携带了半生的黄泉剑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当一切尘嚣消弭在他安然微笑的嘴角,方君乾肖倾宇的倾世之恋也随着时间湮灭在桃花飘零的季节。

回到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

枯藤长出枝桠,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落英芳菲中,远远回荡着那个红巾少年笃定的誓言:“桃枝为约,苍天为证!此情——上穷碧落下黄泉!——”

不知怎的,张尽崖突地潸然泪下!

方卫伊泪眼朦胧,伸手去擦拭,却涌出更多泪来。

雾散。风缓。

云蒸霞蔚,光耀万里,江山如歌。

河山被黄昏余晖尽情渲染,灵动之中气象万千,看那风卷云飞,山河运转。那是一卷描摹大千世界的绚烂画卷。

所有人都被眼前美景刺痛了眼睛!

张尽崖闭起双目。袖子忽然被人拉扯——“快看!”身旁传来方卫伊难以置信的声音。

睁眼,瞬间瞪大眼睛!——

是错觉吗?

漫天落英中,那个眉目如画的清雅男子微笑着走向方君乾。

他来到他面前。

站定。

伸出手。

方君乾伸手握住。

这一次,再也不会松开。

相视微笑,两手紧挽,再不离分。

花纷堕,乱红纵——

一瞬间,尘封了一个千年的传说。

两人并肩而立。

他白衣胜雪,他红巾似火。

夕阳在他们身上投下炫目光圈,美得令人不忍卒睹。

他与他,就在袖手崖上,同看这江山无限,天地浩大……

——————————《完》——————————————2009。10。3

'203'楔子

声明:此文乃长篇,要看的亲们做好心里准备。

此文既可作为《倾尽天下…乱世繁华》的后续,也可以独立成篇。

因本人觉得有狗尾续貂之嫌,所以不支持大家去看。

楔子

倾乾盛世后,大倾帝国一场盛世染尽风霜。

自宇历240年北方爆发浏河叛乱后,原本统一的大陆政权分崩离析。大倾皇室对北方大地统治力日趋减弱。

宇历516年,北方游牧民族首领嘉何氏以破竹之势攻城拔寨,逼近大倾皇都。大倾末代皇帝方祖息在祖灵前自刎谢罪。

宇历517年,嘉何氏统一南北,改年号为延元,成为大陆新霸主。

游牧民族统治下的延朝却只延续了短短五十年,因擅征战不擅政务,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搞得民怨鼎沸,各地起义不断。

延历四十九年,规模最大的起义在南方耀县爆发。

起义首领顾凤林在沪地登基,号“悍王”,率十万疲兵弱旅打败二十万草原虎狼之师,推翻延朝,建立大越。

两百年时光倏忽流逝,大越王朝覆灭后,李、韩、金、独孤、宇文五大阀东西南北中各占一方,相互攻歼达一百年之久,搞得战乱遍野民不聊生。

一百年五阀七乱后,一个崭新的帝国于战火的废墟上崛起——这就是仅次于大倾王朝的大黎。

大黎王朝歌尽三百五十六载浮华太平,国力愈弱,统治日渐腐朽。与此同时,大洋彼岸的七个国家掀起轰轰烈烈的文艺复兴运动,实行了由封建主义国家到资本主义国家的转变。

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发色肤色各异的外国人纷纷登陆大黎,揭开了这片大陆的神秘面纱。

同时,这儿的财富更是令他们垂涎三尺。

虽然大黎实行闭关锁国政策,但腐朽的工事防御怎敌得过外来的船坚炮利。

大黎皇室卖国求荣,割地赔款,极尽谄媚巴结之能。

在国家存亡之危急时刻,所有爱国志士前所未有地团结起来,大规模起义瞬间席卷全国!

机要如京师重地,偏远至山坳乡村,处处可见革命军的影子。

在国父孙仲凯的带领下,革命军大败黎军与外国军队的联合绞杀,逼得大黎最后一个皇帝宏远帝退位,并成立了华夏国统府,实行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

即将行政、司法、立法三大权力分属三个地位相等的不同政府机构,相互独立,互相制衡。

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伟大民族,让外国人不得不做出让步。

然而,随着孙仲恺因病去世,国统府政权四分五裂。

名义上各大军阀都拥护国统府领导地位,实质上是占地为王,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

其中,以“东北王”方洞廖和国统府总统余宜池的实力最强。

公元1928年,“东北王”方洞廖喜得贵子,取名钧乾。

前来喝满月酒的余宜池听后吃了一惊:“方君乾?跟千古圣君寰宇帝同名!?”

同音不同字,余总统显然误会了。

方洞廖闻言哈哈大笑,他性本阔达豪放,也懒得纠正,索性将错就错,将孩子的名字改为“君乾”。

后来余宜池知道原委后不由打趣:“寰宇帝出现了,不知无双公子投胎转世了没。”

而我们的故事,也将从这里展开……

'204'第一章

公元1935年,年方七岁的方家小少爷就已经把方府内外搅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秋,东北王方洞廖携其入平都,父子二人就在老友余宜池家小住几日。

平都是国家首都。

大倾的寰宇帝驾崩后,接任皇位的文成帝方卫伊迁都八方城,改都名“平”,以纪念兄长寰宇帝平定四海之不朽功勋。

然而在宇历240年爆发了北方的浏河叛乱后,西北地区动荡不安,瑞安帝方自明不得不再度迁回南方皇城。

延朝嘉何氏入主大倾后,为巩固统治大兴文字狱,烧毁珍贵文物典籍多达五十万件。

皇城被劫掠一空后,游牧民族临走放了一把火。

熊熊大火连续烧了三天三夜,皇城上方的夜空都染成一片血红。

千年古都灰飞烟灭。

“悍王”顾凤林推翻延朝后,在平城建都。

五阀七乱时期,五大家族各自为政,迁都频繁。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大黎王朝统一五阀后再度立都平城,在大越王都的工程规模上进行扩建,形成了如今平都气势恢宏的风貌。

平都,也就是昔日的八方城。

七岁的方君乾好像特别喜欢这个地方。

刚到平都不久就窜出总统府四处游玩溜达。

这也难怪他。

让一个小孩子长时间闷在房间里简直要了他的命。

更何况这东北王的掌上明珠——

天性好玩、好动、不喜拘束。

好吧,如果单单只是调皮捣蛋,大人们还有手段对付,可偏他聪颖绝顶,常耍得大家团团转。又长了一张可爱讨喜的俊脸,让长辈舍不得打骂。

“什么!君乾又逃了?!你们五个大汉还看不住一个小孩?都干什么吃的!”总统府的客房传出东北王愤怒的咆哮。

保镖们腹诽:有本事你自己看住他呀,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多难管……

方洞廖看着手下一副无言以对的傻样,气得不打一处来,一声怒吼:“还不给我去找!!”

手下慌忙作鸟兽散。

大山黑苍苍没边没沿。

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空气静得吓人,氤氲着不可名状的危险气息。

“呜嗷~~~~~”妖异圆月下,头狼在对月长嚎。

对小小的方君乾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怎么也醒不来的梦魇。

他不敢停下来歇口气,因为身后的狼群会随时一扑而上。

停止脚步就意味着死亡。

在生死一线时,人类的潜能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至少,

方君乾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天黑。

杂草丛生,不辨道路。

一声惊呼!

方君乾被脚下的藤蔓绊了一下,狼狈地栽倒在地。

白嫩的小胳膊被锋锐的荆棘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淡淡血腥味漂浮在空中。

群狼嗅着了血腥味更显兴奋,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在暗林深处宛如催人性命的鬼火。

恐惧如粘腻的流体,在孩子稚嫩的心中悄悄流动。

脸色惨白,但嘴唇却还倔强地抿着。

虽是孩童,却已见日后英绝天下的雏形。

眼看狼群就要一拥而上,方君乾绝望地闭起眼睛。

倏地——

低缓的埙声从月中传来。

沧桑、神秘、哀婉。

那一刻,小君乾从埙声中,听到了秋。

一道强劲的气流掀得方君乾往后倒去。

然而被狼群撕裂的痛苦却没有如预期般降临在自己身上。

惊诧得抬眼,看见一头苍鹰从天而降!闪电般挠伤头狼的右眼!

头狼痛极哀嚎。

苍鹰振翅,搏击长空!

凭借空中之力对头狼啄挠抓拍,与此同时,羽毛纷纷如雪落下。

狼群是何时离开的,方君乾没注意。

他实在是太累了。

就这么懒洋洋地躺在丛林中。

连根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只有埙声回荡在上空,

悠远而苍凉。

即使在滚滚红尘中,也让人置身于荒凉的旷野。

纵然暖阳高照,也有种风高云缓的阔朗与空灵。

至静至悲,远离尘嚣。

更何况,是在这般寂寥的月夜……

小小的孩童不知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它。

直到长大以后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神往。

埙声停了下来。

苍鹰也没入了茫茫夜色。

小君乾吃力地站起身,

一眼看见刀削斧砍般的崖顶上

那个雪白空灵的影子。

远远望了一眼,应该是和自己年岁相差无几的孩子。

看不清他的脸,只看见三千青丝随意地铺在背上,白衫漫卷,水波流泻。

方君乾只觉自己从一个梦境陷入了另一个梦境中。

前者是噩梦,而后者是美梦。

崖顶上的孩子转过身,

朝他微微一笑。

静谧得像一个挣扎不起的梦……

'205'第二章

方君乾同学看着眼前的救命恩人,七八岁的孩童,眉目如画,时至立秋,却只穿了件白色的长衫,清雅中隐见出尘超脱。

他的长发随意飘扬,当他转向自己时,黑亮纤细的发丝追风逐面而过。

浮光月影荡在他的脸上,淡然一笑,连山岳都倾倒在他面前。

似曾相识的感觉。

方君乾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们见过吧!”

见过吧?

一定见过。

我们曾携手看桃花无涯。

策马享天地浩大。

你在袖手崖上静等我十六年。

我也在三途河边窥探你来生的容颜。

几番轮回,几世寻觅,

然后,命运安排你我在此时此地相遇。

再然后,我笑着对你说:“我们见过吧!”

我们见过吧?

否则,

为何只是萍水相逢,就让我怦然心动。

心动,

心痛。

白衣孩童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他的眼神有点迷茫。

他似乎不怎么习惯和同龄孩子相处,以致对方小朋友友好亲切的笑容略显冷漠。

不过先开口的还是那孩子:“你是谁?”

方君乾本来还以为他不理自己了,见他发问立马大喜过望:“我姓方,叫方君乾,七岁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继续问。

说也奇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方君乾竟在这孩子面前紧张腼腆起来。

“我溜出来玩……结果迷了路,就碰上了野狼……”

白衣孩子点点头,见他身子在微微发颤,忽然说:“你是不是冷了?”

小君乾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露侵衣衿,饥肠辘辘。

“又冷又饿!”方君乾甜甜一笑,凑近他讨好道:“有没有吃的?”

……

白衣孩子似乎很熟悉附近的环境,熟练地拾了一堆枯枝,却在掏出火折子准备生火时,意外发现火折子已湿透。

“啪嗒”一声,小君乾手上火光一冒,柴火已经点燃。

“这是什么?”白衣孩子吃惊得眨眨眼。

方君乾汗了一下:“打火机。”

打火机?

白衣孩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现在打火机在市面上还是稀罕物,通常有价无市。

可见这个叫方君乾的孩子家里定然非富即贵。

白衣孩子将陶埙搁在唇边轻奏几个音符后,那只颇通灵性的苍鹰从天而降,丢下几只麻雀。

方同学目瞪口呆,旋即对面前的孩子崇慕不已:她是仙女吧?

自我肯定:她一定是仙女!

方小宝,你不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搞错了吗……

四只麻雀架在篝火上,滋滋地冒着油,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方君乾觉得自己就像诱惑小红帽的狼外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呀……要不要来一点?”

白衣孩子摇摇头:“我不吃荤的。”

方小宝再接再厉:“你正在长身体,不吃肉怎么行!”

强迫性地将肉串塞进他手里,不达目的不罢休:“尝尝吧!我的手艺可是一流的哦。”

看着方君乾满目期待,白衣孩子终是犹疑着将肉串放在嘴边轻咬一口。

咀嚼几下后眼睛一亮!

“怎么样,不错吧?!”方君乾暗笑于心:破戒了破戒了!

得寸进尺:“那,我都把名字告诉你啦!公平起见,你也应该把名字告诉我。”

白衣孩子皱了皱清秀的眉,似乎不想谈起自己的名字,只淡淡答了一句:“我姓肖。”

“肖?萧?是哪个呀?”

“‘生肖’的‘肖’!”孩子说这话时似乎有点赌气。

方小宝眨眨眼,果然本少爷套近乎的本事天下无双——原来“她”姓肖啊……

肖仙女……小仙女?

方小宝眉眼弯弯:好姓!

悄悄靠近,依在他身边,在其耳边轻言:“我们交个朋友吧?你家住哪儿呀?”

对于这样一个孩子实在没有防备的必要,他由着他靠近自己,黏着自己。

“我从小就被父母送到山上的寺庙清修,爷爷嫌我命格不好,不许我十二岁之前进家门。嗯,再过五年我就可以回家了……”

“这是迷信呀!迷信!!”小方同学听得义愤填膺。

然后语重心长地教育一脸淡然的小听众:“连皇帝都退位啦,居然还有家长这样封建!现在什么都要讲科学——科学你懂不?”

小听众睨了他一眼,淡淡道:“科学一词起源于大倾国古语,原意为‘科举之学’,近代国父孙仲凯在翻译外来著作时,将英文science翻译为科学,意为各种不同类型的知识和学问。”

方同学愣在当场,吃惊地微微张嘴:半响后颓然:“咱……班门弄斧了。”

肖同学望着他,眼神有些腼腆,又有点热切:“我还是第一次跟同龄的小朋友聊天呢……你会常来看我么?”

求之不得!

方小宝立马打蛇棍上:“嗯嗯,这儿没什么好玩的,怪不得你会无聊呢!干脆你跟我去东北吧。”

“东北啊?”白衣孩子无限憧憬,“听说那边冬天有冰灯……”

“是呀,冬天的冰灯可漂亮了!唔,我家就住在东北!”

现在方小少爷满心想把这个冰雪聪明的“小仙女”拐回家去当媳妇儿……

可怜的方同学已经完全把人家当成了女孩子。

直到两人长大之后再度相遇,肖公子还对此事耿耿于怀。

每当这时方小宝就愤愤不平地喊冤:“倾宇你摸着良心说那次乌龙能全怪我吗!你从头到尾都没提过自己是男孩呀!你说自己从小被父母送到山里修行,我头一个反应当然是你父母重男轻女把你给遗弃了……何况男孩子哪有留这么长的头发的?长得又比我的邻家小妹还水灵……”方小宝越说越伤心,越说越委屈,“还怪我了!?我都没说你欺骗我的纯真感情!”

最后总结——

“肖倾宇,”方君乾一本正经,“你赔我初恋。”

不过此时的方君乾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摆大乌龙。

他一心一意想早点定下他的小仙女,省得别人捷足先登。

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最终将目光钉在了白衣孩子挂在胸前的那个陶埙上。

再往他身边挨了挨,方小朋友满脸好奇:“刚才你就是用这个救了我?”

点头。

“送我吧!”

“呃?”孩子一惊,估计从未见过这般厚脸皮的人。

见他犹豫不定,方君乾想着如何调节气氛,灵机一动,他漂亮的桃花眼里透着邪恶的神采:“这样吧,我拿这个打火机跟你换。”

手一翻,那只铝制的精致打火机出现在他手掌心。

做工精细,显然是出自大师之手。

繁复的花纹,耐用的零件,漂亮的火苗。

再加上表面镶嵌的碎钻与红宝石,更加凸显了它的雍容华贵。

白衣孩子摇摇头:“这太贵重了。陶埙是我自己做的,你想要就送给你吧。”

解开系在脖子上的红绳,将陶埙解下来放到他手里。

“不不不……”方小宝连连摇头,“不能这样,我这人最公平啦!你不要,我也不收。”

看着小仙女为难的表情,方小朋友暗笑于心,表面却还装出道貌岸然状:“这样吧,我借你的埙玩两天,这个打火机就放在你那儿作抵押。等我哪天玩腻了再跟你换回来,怎么样?”

“嗯……那好吧。”白衣孩子想了想,点头答应。

看着“她”收下自己的礼物,方君乾忙不迭收起陶埙生怕“她”反悔。

他笑得欢,带着三分喜悦,三分得意,三分邪气,还有一分狡狯:“喏,我们交换了定情信物,就算相互定下了终身。”

什么?

孩子面颊上飞过一片惊讶,怀疑自己听误了。

什么交换信物定下终身?

树林被月光照得白茫茫一片,小仙女身上的桃花冷香在空气里弥漫浮动。

方君乾觉得“她”微微张着唇瞪大眼睛的模样着实可爱,忍不住凑前在“她”唇上一记轻啄:“方君乾对天发誓,今生定当娶你为妻!”

话音未落就见迎面飞来一记拳头!

只听“咚”的一声,小君乾顿觉眼前一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昏在地!

肖宝宝恼怒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胸口剧烈起伏着,恨不得再上前补上几脚!

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这个混蛋!傻瓜!白痴!无赖!

自己哪里像女的!?

不不不,自己才是真傻。

刚才居然还搭理他……

当初就该让他被野狼叼走!

小小的孩子,格外骄傲,更何况触犯到了他不容侵犯的尊严,要记恨一个人无需多余理由!

肖宝宝觉得很委屈——

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想到这里,白衣孩童跺了跺脚,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苍茫暮色中。

后来,他就再也没见过他。

有些人,越是恼他厌他恨他,反而越是将他铭刻在了心底。

记恨,也是需要时间的。

许是清修的日子太过平静与寂寞,肖倾宇偶尔会记起那个俊俏霸道莫名其妙的小男孩。

和自己极端不同的一个人。

鲜活的,热烈的,精彩绝伦。

古寺中,清庙里。肖倾宇如一株寂寞桃花,茕茕独立,翩然日长。

交错的枝桠记不得岁月更迭,在这段安静而绝望的日子中,甚至连自己的记忆也模糊成一片。

唯独,就那么记住了他。

'206'第三章

“啊哟喂~~~~我的小祖宗!我的小爷!小的求求你上船吧,这船都要开了,你究竟还要干什么去呀~~~~~”

保镖们快抓狂了,泪流满面——小少爷,咱们打工吃饭也不容易呀!

方同学施展出宇宙无敌雷霆霹雳超级可爱的笑容,语气里却是毫不妥协:“我就去找一个人,找到了马上跟你们回家!”

众保镖对方小宝的话抱以十二万分的不信任:估计一去就没影了吧……

离别的轮船鸣响汽笛,拥挤的人流纷纷挤上船头。

许多人热泪盈眶,拼命挥动着手,叮咛着、嘱咐着,告别的话哽咽在喉,只能强作欢颜向即将分隔两地的亲友挥别。

“你们还杵在这里干嘛!”

一个三十五开外的男人在六七个士兵的护卫下走过来。

他身材高大,高耸的额头与鼻梁连成一道广阔的山梁,双目如电,不怒自威,即使站在人群中,也有一种澎湃的气度。

正是方君乾的父亲——东北王方洞廖。

方君乾吐了吐舌头,乖乖应了声:“爸~~~”

方洞廖冷道:“君乾,怎么还不上船?”

“爸,我要去找一个人。”

“谁?”

“我上次在山里碰到的小女孩,很可爱的,还救了我的命。爸,你不是经常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么,爸,我要去找她!”

估计方小宝还没搞清楚自己挨揍的原因……

方洞廖沉吟片刻:“她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姓肖——哦,她说她在山里清修!”

“清修?”东北王皱眉,转问手下,“洛迦山有道观或庵堂吗?”

手下连忙回道:“据手下所知,没有。”洛迦山倒是有一座清冷的洛迦寺,哪有什么女孩子。

东北王叹了口气:眼下老友余宜池病重,怕是回天乏术。

这总统一死,平城各大势力定会开始新一轮的权利角逐。

到时平城绝对会成为是非之地,实在不宜久留呀!

东北王语重心长:“君乾,洛迦山没有你要找的人。”

“不可能!”孩子激动反驳,“我亲眼看见她的,她穿白色的衣服,还跟她说了话……对了,连山上老鹰都听她的话!

“她还会吹埙,还跟我一起吃烤雀,她说她一个人在山上很寂寞,要我常去陪她玩——她明明就在山上,什么叫没有这个人!!”

白衣服,听话的鹰,一个人,深山,寂寞,陪她玩……

方洞廖倒吸一口冷气:这孩子该不会碰上山中精魅了吧?

厉声喝令:“君乾别闹了!快点上船!”

保镖听令,一左一右抓住他将他往船上拖,孩子用尽力气拼命挣扎,大吼大叫:“放开我!我不走!我不要走!

“救命呀!有人绑架啊!~~拐卖儿童啊!~~”

凄厉悲惨的童音惊得来往船客纷纷侧目,皆以为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

方洞廖满头黑线。

一计手刀切在方君乾脖颈上——

于是

整个世界清静了……

“快走!”

估计东北王这辈子还从没像今天这般丢脸过。

众彪形大汉凶神恶煞地狠瞪周围船客,吓得一些 (精彩小说推荐:)